吊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穿着丧衣的骷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5:25 阅读: 来源:吊梁厂家

“从现在起,她就是你后妈,沉儿要懂事啊,你和后妈要和睦相处。”

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男人搂着一个妖艳女走进家门,男人开口对坐在客厅里发呆的那个被他叫做沉儿的姑娘说。

看着靠在老爸怀中娇滴滴的“后妈”,“后妈”对沉儿甜甜一笑表示打招呼,沉儿也对着“后妈”笑了,笑得特别有深意。

目送老爸和妖艳女走上了楼梯,沉儿没能忍住胃里一阵翻滚,她冲进洗手间,趴在马桶边大吐起来。

楼上传来男女暧.昧的声音,让沉儿吐得更加厉害。

让她恶心呕吐的原因是老爸口中的那个“后妈”,是沉儿最要好的闺密,这个“好”闺密比她小一岁,第一次听到闺密和老爸的绯闻,沉儿不太相信,以为只是那些长舌妇的八卦新闻,直到有一天……

还记得那天外边下着雨,沉儿从外边回来,刚回到家里,她就听到楼上传来男女欢快的声音,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和老爸一起在床上的那个女人,竟然是她的闺密。

怪不得闺密口中的“叔叔”叫得那么甜,怪不得她和老爸的眼神怪怪的,原来老爸和闺密早就有一腿,两人刚好可以利用闺密和沉儿的这层关系,闺密和沉儿的老爸才可以频繁接触,导致沉儿的妈妈无法接受而自杀。

沉儿曾以为,人心都是纯洁的,何况是闺密。

呕吐过后沉儿坐在地板上休息了好久,她缓缓站起身,打开门走出去。

屋外雨哗哗下着,沉儿走在大雨中,往夜色最深的地方走去。

“妈妈,是我对不起你……”

沉儿来到一座墓碑跟前跪下来,她抱着那块冰冷的墓碑伤心哭泣,碑上那个慈祥的面容,似乎正在凝视着沉儿,一滴滴从墓碑滑落的雨滴,就如一个和女儿抱头痛哭的母亲的泪水……

疯狂的大雨下了整个夜晚,直到清晨,雨后天空格外明净,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沉儿湿透的身体上,沉儿睁开双眼,没想到昨晚,在墓碑前哭着哭着睡着了。

沉儿回到家里,看到老爸和“后妈”正在共用早餐,没有人理会她,谁也不知道她昨晚究竟去了哪里。

没关系,这些沉儿都不在乎,她回到卧室,关上房门整整睡了一天。

还是被她“好心的后妈”喊醒的,那时已经是傍晚了,老爸临时有事出去外边一趟,不然,他随到之处,怎少得了这只狐狸精陪伴呢。

“你早上就没吃过东西,我给你煮了鸡汤。”

她还像从前那样对沉儿好,只不过从前是闺密,如今是“后妈”,破坏了这个曾经美好的家的插足者。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我是真心的,还希望我们的关系像从前一样好。”

她说着舀了两碗鸡汤,把其中一碗递给沉儿。

沉儿才发现,怪不得老爸被她迷得七荤八素的,原来这女人笑容如此迷人,连她都被迷醉了,只不过,沉儿发现这种笑容会杀人,就像是那碗香喷喷的鸡汤里,她笨拙的往里投毒然后让沉儿喝。

沉儿忍不住笑了,因为,上天为她创造了一个报复的机会。

“后妈”笨到连喝开水的时候都会被呛到,在她回屋换衣服的时候,沉儿把鸡汤调换了过来,她喝“后妈”那碗,让“后妈”喝她的那一碗。

果然,换好衣服回到桌边的“后妈”看到沉儿早已喝光那碗鸡汤,她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恶笑,然后把留给自己的鸡汤喝下。

当她捂着肚子疼得要命在地上翻滚时,沉儿的老爸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她、她下毒害我……”

这种时候,“后妈”指着沉儿的鼻子栽赃嫁祸给她,老爸恶狠狠的瞪着沉儿,不分青红皂白一巴掌就往沉儿脸上甩过去,他并不知道,这个不择手段的狐狸精,为的只是得到他的财产。

“后妈”抢救及时没有死,她腹中的婴儿流掉了。

事后老爸火气并没有消,他对沉儿拳打脚踢,还揪掉了她的许多头发。

经过那次事情后,老爸对沉儿仅有的一点“爱”再也没有了,他像身边的狐狸精一样,十分讨厌沉儿,渐渐的无视她的存在。

“我听到这个家里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别人,是不是你死去的前妻回来了!”

“后妈”最近变得像个神经病一样,胡言乱语的说话,总说家里还有别人,听到一些声音,还看到天花板上趴着一个人,可能是流产对她的打击太大。

老爸抱着“后妈”安慰她哄她,沉儿只是笑了笑,把空间留给他们,自个回屋睡觉去了。

渐渐的不单是“后妈”,连老爸也变得跟“后妈”一个样,他觉这个家阴森森的,到处都有脚步声,老爸缩在被窝里不敢出来,可是他却在被子下面碰到一只冰冷的手。

“后妈”和老爸都一致以为是他的妻子回来了,她自杀的原因就是因为发现他们的事情受不了才自杀的。

惊慌失措中,“后妈”闯进沉儿房间,她这才发现在房间里有一堆骷髅,她的尖叫声引来了老爸。

“沉儿……是沉儿的尸骨……”

“后妈”战战兢兢的指着白骨说。

是啊,他都有多久没看到沉儿了,只是他从来没去在意过,此刻老爸看着那一堆白骨,除了害怕,没有一丝失去女儿的感情波动,他甚至忘记了,沉儿在多久前就消失了,那是再他第几次打她之后。

沉儿冷冷的笑了,直到这一刻,她未曾感受到一丝温暖,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报复。

那个无时无刻出现在家里的人不是沉儿的妈妈,是沉儿。

“你要杀杀你爸。”

“后妈”猛的推了老爸一掌……

老爸在临死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后妈”对他的爱,他没来得及去想这一辈子到底做错了多少,尤其是愧对沉儿和他自杀死去的妻子。

“后妈……闺密……第三者……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狠狠的一刀让“后妈”再也跑不了,她的身体在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房间里,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还有一堆穿着丧衣的骷髅,当一切都结束后,骷髅突然龇开嘴笑了。

〔终〕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