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宇春编曲郑伟吸毒三进宫宁财神或被人点了

发布时间:2021-01-22 07:07:37 阅读: 来源:吊梁厂家

都二十三年过去了,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还要谈毒品。

1991年1月,《疯狂的海洛因》发表,5万字,《南方周末》连续八周的连载,我们都以为海洛因完了,连续八周掀起的舆论狂澜还不足以荡尽毒霾吗?

然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碉堡了,毒霾甚于雾霾,一旦进入中国,就不再回头,吴刚伐桂,夜复一夜,如同永远推动巨石的西绪福斯,二十三年来,我们几近无限重复地承受着这个沉重的话题……

但若说阳光之下无新事,则又不对了。

阳光之下有新事。君不见,东宫西宫,导演进宫。国际禁毒,张元吸毒,抓个现行,一声叹息;南财北财,编剧宁财,惊闻染毒,观众愕然,多少才华,灰飞烟灭!国家富强了,世界接轨了,吸毒一项,也列其中,罗琦、满文军、谢东、孙兴、萧淑慎、张一白……从混混圈、赌博圈、炒股圈、绘画圈、土豪圈、体育圈一直到娱乐圈,击鼓传花——“毒”,一直毒毒地笑着。

也许我们的观念整个都应该改变,人类和毒品的长期共存,将如同与钉螺、癌症、艾滋病毒的长期共存,将如同与贪腐、走私、诈骗的长期共存,我们固然愤于这样的共存,但是目前力之所及,除了遏制它们、远离它们,我们难道还能毕其功于一役吗?

也许我们的子子孙孙还得与其抗争,谁说这不是人类的宿命呢!

探秘戒毒所:诱惑就在身边

毒品是一个老话题,但今年“6·26”国际禁毒日,关于毒品的话题有了一些“新料”——一是因《武林外传》而走红的着名编剧宁财神因吸毒在6月24日被北京警方拘留,娱乐圈明星吸毒的话题再度炙手可热;还有一个就是官员吸毒案件频发,让人惊愕之余,难免焦虑与担忧。关于毒品的危害,这些年来媒体没有少宣传,但为何仍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甚至连国家公务人员都沉沦其中?

“6·26”国际禁毒日,《新民周刊》记者获允走进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上海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以及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的上海市崧泽强制隔离戒毒所。官方数据显示,上海吸毒人员近5年来每年递增10%,截至2014年6月中旬,上海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达到7.5万人。通常,一个显性吸毒人员周边会有四至五个隐性吸毒人员,这意味着上海市隐性吸毒人员可能高达30多万人。

“在戒毒所里算个人,走出戒毒所就变成鬼”,这句话可以说是瘾君子们的真实写照,你将通过记者的笔触,一窥艺人吸毒背后的亚文化,了解到男人沉沦毒品后是如何变为欲兽,而女人又是如何变为性机器的。

上海市公安局相关人士表示,毒品过去一直被认为距离普通人很远,但近几年发现,毒品越来越渗透到社会各个层面,官员、商人、艺人甚至学生,都已成为毒品的侵入人群,甚至发展到网络上,通过聊天室聚众吸毒。

对吸毒现象背后人性黑洞的探秘,永无止尽。

“圈子”里的交际方式

36岁的郑伟其貌不扬,实在是没有一点艺人范儿,他新剃的短发,身着略显肥大的强制戒毒所黄色“套装”,跟在管教后面走进谈话室,乖巧地冲我们鞠了一个躬,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稍后的交谈中,他抱怨,说自打“进来”后,整天和社会上的各色瘾君子关在一起,“吓都吓死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社会层次的人,他们连起码的招呼都不会和别人打。”

如果不是管教介绍,很难想象,眼前的这位,就是一个此前整日活跃在一线歌手身边“圈内人士”,而且,挤掉其自我标榜的水分,至少还算小有名气。

郑伟公开的资料介绍是“国内着名编曲人,DONGMUSIC制作部总监,上海音乐学院毕业,为陈慧琳、韩雪、张杰、郭凌霞、林依轮、张雯婷、胡瑶、陈坤等着名歌手编过曲。”不过,最让郑伟津津乐道的成绩还是曾为李宇春编曲《皇后与梦想》、《冬天快乐》等,郑伟长期追随着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后者有中国内地着名流行音乐家、内地流行音乐“教父”、内地流行乐坛“天王”级音乐制作人之称。

郑伟自述,李宇春从第一张专辑至今一直跟他合作,“当然制作人都是张亚东,但一些具体工作实际是我在干”。《新民周刊》注意到,李宇春的多部代表曲目确实与张亚东、郑伟合作,李宇春获得第六届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年度金曲奖后,还曾亲手将奖杯交与郑伟手中,称“谢谢大家的支持,这个奖杯属于你的”。

乍一看,郑伟给人一种忠厚的感觉,他不断搓着自己的手,显得有些紧张,以至于说话都有些结巴,他解释:“我们这个圈子,你知道的呀,出这个事很讨厌的。”

2014年5月1日,郑伟在上海招待一批来自北京的圈内朋友时聚众吸食冰毒,5月4日夜,他游荡在街头,被巡逻民警发现异样,随后带去派出所尿检显示冰毒阳性,之后就被送往强戒所。

这已是郑伟因为吸食冰毒第三次被警方抓获,前两次在北京,他说首次被抓是在2008年正月初四,也是和朋友聚众吸毒,而第二次,他认为是像宁财神那样可能被人“点”了,“圈子人际关系太复杂了,我也不知道我得罪了谁。”

郑伟此次的强制戒毒时长为两年,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手头还有很多重要的音乐制作项目尚在进行中,其中就包括李宇春的最新专辑,“我做到一半就进来了,我都没办法和李宇春交代,李宇春还不知道我已经被抓进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问题”。

他甚至语带委屈,“我并不认为吸毒会影响我的生活、工作,更不会影响到我的人生观”,怕我们不信,他还追了一句“真的呀!”

1978年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郑伟,有着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正因此,在京城的音乐圈内迅速博得一席之地。

首次触毒的时间,郑伟已经记不清了,他只依稀记得是很多年前招待一支来自国外的乐队,当时抽的是大麻,后来也玩过可卡因,但他觉得都不好玩,就没再碰。娱乐圈吸毒,前有古人,后也必有来者。染毒的原因很多,比如为寻找创作灵感吸毒的导演张元,再比如因精神空虚寻找刺激而吸毒的满文军,以及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而吸毒、今年5月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北京朝阳法院判刑9个月的歌手李代沫,还有为交际需要沾毒的莫少聪。

但郑伟认为自己和他们都不一样,不是为了寻找灵感,纯粹就是为了好玩,“我吸食冰毒时真的很开心的。”郑伟说,自己从小在娱乐圈混,对圈内吸毒的问题很反感,但后来遇到了一个让他挺尊重的老师,这个老师带着他玩,就这样与冰毒结了孽缘。

对这名“老师”,郑伟拒绝透露具体信息,记者注意到,有神秘人士披露,郑伟是在另一知名音乐制作人赵飞的诱导下染毒的。赵飞,北京飞令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在上世纪80年代末直至流行音乐盛行的90年代,曾先后出版四张专辑及唱片。2003年起先后在内地着名唱片公司任职,在中国内地音乐界可堪称“大陆电子音乐的领路人”。赵飞是一个圈内有名的瘾君子,2010年,赵飞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2012年,又因吸毒被北京警方在家中抓获,当场搜出大量毒品。

神秘人士披露,郑伟染毒因赵飞领路,且因此将赵飞视为“再生之父”,郑伟还不止一次在别人饮料里下毒,让无辜的人染上毒品后诱导骗取他人钱财与身体。

对上述指控,郑伟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予以坚决否认,他说赵飞绝非自己所说的那名将他引入吸毒道路的“尊敬的老师”,而关于上述神秘人士的指控,郑伟认为那是别人吸毒“岔道”了,是对他的诬陷。

为了辩白,郑伟举例,“人家溜冰(指吸食冰毒)后为了散冰会玩(指发生性关系甚至淫乱),我不会的,我只是坐在那里沉淀。”那么你“溜冰”后什么感觉?郑伟说,“这个很难回答,你自己去溜一下就知道了。”

对于“溜冰”的频率,郑伟说并不高,他只是过年过节或者朋友来了,招待时才会偶尔“搞一下”。“我们从来不需要自己去买,反正有人摊在台子上,大家一起玩。”他坦言,吸毒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圈子里的交际方式,但因为警方的打击,都局限在很小的圈子,比如他,就只是三四个人一起,“朋友来了,总要陪人家玩一趟(溜冰),侥幸,有这个心态。”

吸食冰毒往往会发生淫乱,但郑伟说,他参加的“场子”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一些女生为了进圈子,确实会参加夜场,(参与吸毒)然后潜规则,但我的圈子没有这样的情况。”记者问他,娱乐圈内部对吸毒问题到底是怎么一个态度,郑伟的回答是,其实每行每业都有吸毒的人,只不过娱乐圈更引人关注。吸毒不会影响到圈内人对你的评价,吸毒,不是一个是非评判的标准。“现在这个社会,你吸毒不吸毒,人家才不管你,人家关心的是和你的合作关系会不会受到影响。

蜀山世界汉化版

炎黄大陆OL

疾风大冒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