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吊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田祭鬼之槐树吃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7:06 阅读: 来源:吊梁厂家

奶奶在世的时候常跟我说,不要轻易对一个女孩子承诺一辈子,也不要对自己的妻子不忠,否则的话,一定会遭报应的。起初的我对奶奶说的这些话一直不理解,直到奶奶给我讲了娟子阿姨的故事后,我才对奶奶的这句话深信不疑。

我叫王有德,我的父亲是新田村的村长王有磊,我们这个村子很偏僻,而且那个时候还很落后,不仅没有跟外村人有往来,村子里面晚上照明都是用蜡烛的。

我们村很美,扇形的村落布局有如海里贝壳一般的漂亮美丽,在村子口还有一条母亲河,河水清冽甜美,村里人叫它清水河,奶奶告诉我说这个清水河的水养育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新田村人,是我们的母亲河。

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告诉我村里有个地方不能去,因为是我们村的禁地,那里长着一颗老槐树,奶奶还特别嘱咐过我千万不要过去玩。

当时我就很好奇的问奶奶为什么不能去那个地方玩,奶奶怎么都不肯告诉我,后来可能是奶奶被我问烦了,就对我说那里长着一棵会吃小孩的老槐树,一旦有小孩子过去了,就会被那棵老槐树吃了。

槐树会吃人吗?

小时候的我不懂,可能真的被奶奶说的槐树吃人给吓到了,也没敢去村东头的那棵槐树那里玩儿,甚至连远远地看一眼,都会觉得害怕。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我对外物的好奇感,也比以前强盛了好多倍,尤其是奶奶给我说的那棵槐树能吃人的事情就让我很好奇。

有一次我跟村里的小伙伴杨云在清水河边玩腻了朝水里扔石子的游戏后,就对他说道:“杨云,你知道我们村有棵老槐树吗?”

杨云点了点头:“知道啊,不过爷爷跟我说那里是村里的禁地,让我不要过去玩。”

“那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不要过去啊?”我看着杨云虎虎地小身板,有点好奇的问道,想从他那里听到与奶奶不同的回答。

杨云个头比我高,长得也比我壮实多了,是村里面长得最好的家伙,而且胆子也特别的大,抓蛇掏蜈蚣什么的,他最在行了。

“爷爷没说,就是让我别过去就是了。”杨云摇了摇自己胖嘟嘟的脑袋。

“那你想不想过去看看?”

我蛊惑了一下杨云,诱惑地说道:“我奶奶说那棵槐树下面藏着一个宝贝,但是没有人能够找到它,我们去找找看好不好?”

“还是不去好了,大人们都找不到的东西,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杨云躺在石子河岸上,晒着阳光一副懒懒的样子。

我见他似乎并不知道那个槐树吃人的事,心下有些窃喜地说到:“大人们哪有我们小孩子机灵,再说,你掏蜈蚣那么厉害,村里面都没有人比得过你,你挖宝贝肯定也很厉害哦,如果你因为怕而不去的话,我就去找可能比你厉害的虎子了,到时候别怪我不把宝贝分给你这个胆小鬼一半哦。”

我说完就准备走,看都没看杨云一眼。

“等等,我跟你去!”

杨云那憨厚的声音仿佛生怕我跑了一般,这小子就是容易中我的激将法,屡试不爽。

我搂着他圆圆的肩膀,拍了几下:“还是我的兄弟杨云好。”

他看着我傻傻地笑了笑。

当夜,我们两个人就到了约定好了的见面地点,也就是白天我们商量去老槐树那儿的河岸边。

今晚的月亮不是很亮,朦胧朦胧地跟烂得发了毛的馒头一样,也没有星星,好在我给杨云都带了一个油灯,勉强看得见。

油灯可是晚上抓蜈蚣的好工具,而且杨云也带了他那一套掏蜈蚣的装备:一个小竹篓子,一个铁钳,还有一个前段尖尖地锄头。

我就拿了一个小锅铲,就是家里炒菜用的那个,用杨云的话来说,我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我俩从小就在一起玩,有什么事都是他罩着我的,这次也是一样,他不让我出力,但是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带的吧,所以我就背着奶奶,把家里的小锅铲拿了过来。

那棵老槐树所在的地方,离我们并不远,约莫走了一刻钟的时候,我俩就到了那棵老槐树下。

月光不大,这棵槐树的模样看不清楚,当时只觉得它那枝桠虬结,像是一个很高很可怕的怪物一般,当时周围还吹着冷风,槐树也发出呜呜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奶奶说的槐树吃人的事情,我有些害怕的瑟瑟发抖。

杨云看了我一眼,嘲笑了一下说道:“怎么,你还怕这棵槐树能把你吃了不成?”

“哼,我才不怕呢!”

我故作正经的反驳了一句,心里也在打着鼓,这个杨云果然不知道槐树吃人的事啊,还真是不知者无畏,不过当时我也在笑我自己怎么那么笨,大人让小孩不去水边玩的时候不也是说水里有吃小孩的妖怪么?可是我和杨云都去水边玩了那么久,也没见有什么吃小孩妖怪啊。

奶奶说这吃人的槐树一定是骗人的,不让我们小孩来,一定是因为这里埋着什么宝贝。

“好啦,我要开动了,你退后一点!免得我伤到你了。”

杨云吆喝了一声,然后把煤油灯,小竹篓和铁钳放在一边,又朝着自己的手吐了一口唾沫,在我后退几步之后,就朝着地面挖了起来。

“噢,疼……”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我吓的尖叫一声,还差点将手里的煤油灯给扔掉了。

“你鬼叫什么?胆小鬼。”

杨云好笑地学着我的口吻跟我说到。

“你,你有没有听到喊疼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看了看四周,可是这周围除了半人高的茅草,什么也没有啊,村子还有一段距离,这大晚上的,哪有人叫啊。

“没有啊,刚才我好像挖到树根了,应该是锄头跟树根的声音,你幻听了吧。”杨云没理我,又是一锄头下去。

不过这次没有先前的叫声出现,我也松了一口气,难道说真的是我幻听了?

不可能啊,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就在我准备在问问杨云真的没有听见特别的声音的时候,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树枝!

不错,六根碗口粗的树枝像是章鱼的爪子一般居然朝着我和杨云这边伸展开来!

因为杨云是屁股撅着而且是背对着这棵老槐树的,所以这伸展过来的树枝他是完全看不见。

“杨云,你看你屁股后面,后面……”

我发现我喉咙里面仿佛卡着什么东西,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一边惊恐地注视着那些树枝朝着我和杨云这边过来,一边后退着,我想跑啊,可是我的腿不听使唤啊,内心的恐惧让我使出浑身的力气才能勉强的后退一步,那感觉,就好像有人抓着我的双脚不让我后退一般。

“有德,你想吓我?没门,嘿嘿,我可是……”

杨云的话都没有说完,我就看着那个碗口粗的树枝一下子勒住了杨云的脖子,把他的胖嘟嘟的脑袋憋的通红,其余五根碗口粗的树枝也分别缠在杨云的两只手,两只脚,和杨云的小腰!

“啊!”

我惊恐的大叫一声,好想把村里的大人叫过来看看眼前的情况,我好怕,我从来没见过这棵槐树,而且还是能动的槐树,可是这里距离村子好远,我的叫声他们怎么能听得见?

让我更加惊恐的是,几乎只是杨云被卷飞起的下一秒,就被那些像章鱼一样的树枝给拉扯成四、五块!

准确来说应该是六块!

两只血淋淋地手臂,两条血糊糊的腿,和一个不断撒着黄色脑浆的脑袋,以及一个有着五条喷泉一样的肢体躯干!

只是喷出来的不是水,是血啊!

那些血溅射到我的脸上,身上,热乎乎的,有些腥甜,有些黏糊,这是杨云的血啊。

我吓得扔下了手中的煤油灯,跌倒在地,手脚并用的往外爬,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爬,但是我知道我两条腿都已经吓得不听使唤了,我只想离开这里。

我看到那棵槐树将杨云喷血的躯干放进了一个大树杈那里,那里好像有一个树洞,我还能隐约听见那树洞把杨云躯干骨和其他骨头嚼烂的声音,还不时有鲜血飞溅开来。

我哭了,我爬不快,我真的爬不快啊,我的身体下面也传来一阵热烫,我发现我撒尿了,而且还是尿在裤子里面啊!

从我胯下,我看见那棵槐树又将杨云剩下的两只大腿塞进了另外一边的树杈那里的树洞处!

妈妈,救我!

我叫了一声就哭着晕倒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醒了过来,醒的时候,我在自己的房间,妈妈在旁边哭成了一个泪人,奶奶也在旁边不停地叹气,我以为昨天的事情是个梦,可是当奶奶告诉我杨云只剩下一些破损的衣服飘在清水河上的时候,我才知道,昨晚的事情是真的。

杨云他被那棵槐树吃了!

奶奶是在家门口发现我的,当时我高烧不退,连大夫都说我没救了,也不知道奶奶在哪学的土方法,用黑狗血给我洗了个澡,就好了。

杨云爷爷也来找我问我杨云有没有在昨天找过我,我颤抖着对他撒了谎,说那天我们清水河河边玩到下午吃晚饭就没见过面了。

杨云的死,让杨爷爷一家人伤心了好久,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找到杨云的尸体,现在村里杨云的坟里只放着那些破碎的衣服条子。

长大后的我,也曾问过奶奶为什么那棵槐树会吃人,奶奶说那里曾经上吊过一个被辜负的女孩子,后来就在那棵槐树里面修炼成精,专门吃人,还嘱咐我不要辜负女孩子。

对于那里是不是真的死过人,我不知道,但是那个槐树真的能吃人,我知道,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多人不相信,可是我很清楚,从那以后,每过一段时间,我就会梦到一个长得胖乎乎的小男孩,手里拎着一个煤油灯,腰间绑着一个抓蜈蚣的小竹篓,背上扛着一个前段尖尖的锄头和一个铁钳。

傻傻地笑着对我说:“有德,走,我们挖宝贝去……”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